第三方帐号登录

第三方帐号登录

使用邮箱登录

找回密码

全站搜索 传播新资讯,发掘源创意!

Designer100专访谢思全:体验式消费给园区带来活力 —— 台湾体验经济的启示

2017-04-30  938

谢思全,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博士生导师,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文化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天津市创意产业协会常务理事。近年来致力于两岸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研究,并在推动两岸文化创意产业合作等方面做出了努力。

文| 谢思全

南开大学滨海开发研究院

文化创意产业研究中心主任



我们进入的体验经济时代,是通过布置一个身临其境的氛围,让消费者体验到贴心的产品与服务,从而让创意产业有了更多的活力。

松山文创园

2013年开始,我陆续考察了台北的华山、松山、西门町,花莲的A-ZONE、罗东的林业文创园区。在台湾的日子里,我看展览,逛书店,在风格迥异的咖啡店品尝咖啡,在创意市集上淘些创意玩艺……。所到之处都留下了深刻记忆,获得了莫大启示。我看到台湾市民在“慢”生活中体验美好,并慢慢地积累文化。观台湾文创产业,再衡量国内情况,我认为台湾的体验经济已经深入创意产业的骨髓,值得我们的园区借鉴。

体验式消费无处不在

体验经济是为了满足人类的精神需求产生的一种新的经济形态,是人们需求变化的新趋势,反映了人类的消费行为和消费心理正在进入一种新的高级形态。我们进入的体验经济时代,是通过布置一个身临其境的氛围,让消费者体验到贴心的产品与服务,从而让创意产业有了更多的活力。创意产业是体验经济的伴生产业。体验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创意产业,创意产业的发展也离不开体验经济。创意产业和体验经济的结合,不仅能够推动传统产业重新焕发出青春的光彩,而且还可以化腐朽为神奇,使原本已经衰落的产业或地区转变为成长最快的领域。

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台北松山文创园门口的一个场景:排长队等待观影的青少年,带着小朋友蜂拥在“多啦A梦百年纪念体验馆”的家长,徜徉在“台湾当代青年设计家作品展”中的“准”艺术家,或是挤进“松山诚品”书店中坐下来埋头阅读的读者......他们兴致勃勃来到那里就是为了体验愉悦:一份艺术欣赏,一些课外知识,或是全家在一起的享受!

台湾文创产业对村落文化也有深度挖掘。我看到了台湾两个村落的变化。一个是桃米村的华丽转身,另一个是台东一个边远渔村打造的“吉米卡通形象活动营”。

在1999年台湾“9·21”大地震前后,台湾的桃米是一个传统农村,经济凋落,年轻人纷纷逃亡都市谋生。因为附近一个大的垃圾填埋场,所以桃米人自嘲为“垃圾村”。9.21地震后,台湾新故乡文教基金会,与在地居民一起,通过创意打造出一个“社区理想国”。首先是请世新大学观光系的专家给村民进行休闲产业相关课程的培养,并带领居民,对桃米村的特色资源摸底。接着,鼓励有条件的居民把自家旧房屋,打扫一两间出来做民宿的“试营运”。接着,新故乡文教基金会着手为桃米村提炼文化符号。桃米生态村提炼的新文化符号是“青蛙共和国”,在桃米,处处可以看到青蛙雕塑和图案,还有湿地公园,以及一家家民宿院落里的生态池。桃米的“青蛙共和国”成为城市游客到乡村休闲体验的热点。尤其是园区中的“纸教堂”,已经成为台湾知名的旅游景点。

“吉米村”原来是台东海岸边一个边远的小渔村,至今还可以看到村边破旧的渔船和传统的捕捞工具。为何这样一个曾经无人问津的村庄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原来是村里与台湾知名漫画家吉米达成协议,由吉米授权,用他的漫画形象在村里建起了一个“寻找吉米卡通动漫形象”的活动营地。经过媒体宣传,“到吉米村活动营去寻找神秘动物!”就变成了台北城里的青少年趋之若鹜的体验活动。藏在村落里的神秘人物和动物,不过是在村头街边或拐角处用油漆画上去的几个吉米笔下的卡通形象。小渔村由此和创意产业与体验经济搭上了边,而随之带动起来的,则是这个村的民宿业和餐饮业。

体验与创意和谐共生

台湾各大文创园区聚集了众多文化创意类品牌,且通过体验经济使园区产值得到稳步提升,这一点正在日益得到验证。近年来,两岸文创产业联系紧密,创意产业成为两岸的天然纽带,没有任何一个产业能像创意产业这样引起两岸的共鸣。因此,大陆应该学习台湾体验经济的精髓,想办法用体验经济让园区“活”起来,而不是充满激情地描述文创园区的恢弘未来。

遗憾的是,大陆很多地方还没有深刻认识到体验经济对于创意产业的重要性,许多地方领导还在以传统产业方式去发展创意产业:大量重复性投入,持续地盖楼,不断地招商,偏偏就忽视了要以满足人们的体验需求为中心。全国各地大小文化产业园区有2500个以上,但其中有80%以上处于亏损状态,只有10%左右稍微有盈利。一座座高楼大厦、一个个创意园区纷纷而起,但领导视察或剪彩之后成了空城、鬼城;一间间设备齐全的办公室虚位以待,即使倒贴房租也没有企业入驻;事实上,有很大一部分投资者,是希望借“做文化产业”的旗号去建园区,他们期望的盈利点并不在文化产业本身,所以一开始就“跑偏”了。不少文化产业园开始时轰轰烈烈,但园区的消费者还没有从业者多,不久便关门大吉了。

借鉴台湾地区体验经济,我想,首先要明确做文化产业园区的目的。不是发展文化,而是实现资本增值。文化只是原材料、手段和生产要素,不赚钱单纯做文化,肯定不能做成功。其次,要充分挖掘利用本土资源,围绕特色开展体验活动;再次,要挖掘体验活动中的美学和文化元素,提升体验活动的内涵和创意;最后通过服务营造体验氛围,提高体验活动参与程度。


诚邀设计同行分享干货、文章、报告等
投稿请发邮件 service@gewuer.com
新闻报道及人物专访 1748825663
0   369

文章评论(0)

发 表